吉林快三走势图表|吉林快三走势图预测

齊白石在保定的創作

2019-02-27 14:05
來源:江陰日報社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郎靜山攝齊白石像

曹錕

保定光園

作者在齊白石畫案前留影

齊白石《蓮池書院圖》

老舍夫婦藏齊白石作品

齊白石《蒼蠅圖》

在齊白石漫長的一生中,游歷過不少地方,以及成名的重要性,在長沙、北京之外,還有一個城市是研究齊白石生平不可忽視的,那便是保定。

齊白石畫集有一幅《蓮池書院圖》很引人注目,這是齊白石的一幅精品,也是名作。蓮池書院是保定的古園林,被譽為中國十大園林之一,齊白石筆下似乎只畫過這么一處園林。

據1987年保定市檔案館編印的《保定大事記》,1952年11月22日,毛澤東主席在河北省領導的陪同下視察了保定古蓮池,“五四”運動前毛澤東曾到過蓮池,他回憶起當年的舊景說:“不是那個樣子了!”并對毀掉原來的古建筑,改成新式文物庫樓一事作了批評,囑咐要把這座名勝古跡保管好。

保定是京廣線上到北京之前最后一個大站,齊白石在進京出京的途中,不止一次經停保定。齊良遲在回憶其父親的《父親齊白石和我的藝術生涯》一書開篇頭一章說,1922年他兩歲隨父母從湘潭老家北上進京,路上重病,車到保定齊白石決定下車住店給孩子看中醫,兩劑藥下去人好轉了,才又上路。保定給齊良遲留下深刻印象,有“一聲保定站,雙淚落襟前”之句。

在齊白石一生中,外出赴某地作畫的次數屈指可數,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多次專程到保定作畫,因為他有一位朋友夏午詒一度在保定任炙手可熱的要職。

夏午詒字壽田,清代戊戌科進士第二名,俗名榜眼,算得上一代名士,曾任翰林院編修,后入袁世凱幕,袁之政令多出其手,后來又跟了曹錕任機要秘書,這是當年官銜,實際相當于今天的秘書長或辦公廳主任,不是只負責簡單的文字起草事務。

齊白石八十歲時寫的《白石狀略》中記錄著“壬寅,四十二,識夏午詒”,查壬寅為1902年,白石實齡四十。狀略極簡略,所記人物極少,齊白石把1902年結識夏午詒記入狀略(大致相當于自傳提綱),充分說明此人是對齊白石一生有重要影響的人物。齊白石能走出湖南,能到北京,可以說就是沾夏午詒的光。用老話來說,夏午詒是齊白石的貴人。

張次溪筆錄的《白石老人自述》詳細敘述了是夏午詒給四十歲了還沒出過遠門的齊白石以遠行的機會:“那年秋天,夏午詒由翰林改官陜西,從西安來信,叫我去教他的如夫人姚無雙學畫,知道我是靠作畫刻印的潤資度日的,就把束脩和旅費,都匯寄給我。”(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0年版第89頁)顯然,夏齊之間的關系,是典型的提攜禮聘關系,而且夏午詒待齊白石真誠熱情,設身處地考慮周全,不失富貴士大夫待窮朋友之道,當然,夏午詒請齊白石是給自己的如夫人教畫,考慮的不只是藝術水平,更重要的還有人品與德行信得過。

齊白石第一次進北京,也是隨夏午詒一家,而且到了北京住的就是北半截胡同的夏午詒家。南城集中著各地會館,魯迅在買房之前所住的,一直就是南半截胡同的紹興會館。也正是在北京夏家住著的時候,夏午詒提議給齊白石捐個縣丞當當,至少也是朝廷命官——恩待之厚,由此可見。夏午詒如此照顧齊白石,一是看在姨太太面子上報答家庭教師,二是夏齊交情到位。

夏午詒到保定入曹錕幕后,當然也要成全齊白石,不會“放著河水不洗船”。

陳保卿先生說:“夏壽田與齊白石是湖南老鄉,又同拜名士王闿運為師。因此在1921年,夏壽田邀齊白石到河北省保定,介紹他與當時掌控北京中央政府,實力最雄厚,地位最高的直系首領曹錕相識,齊白石在保定光園給曹錕作了一批畫,掙了曹錕不少銀子。”(《翰林名人書畫集》第45頁,河北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

當時的曹錕正處在權力鼎盛之時,保定一度事實上是全國的政治軍事中心。曹錕本人雖然是草莽出身,但位高權重之后,也對書畫頗為愛好,喜歡寫寫畫畫,至今市面上還時而有其作品露面。

齊白石在自述里是這樣說此事的:“民國十年(辛酉1921)我五十九歲。夏午詒在保定,來信邀我去過端陽節,同游蓮花池,是清末蓮池書院舊址,內有朱藤,十分茂盛。我對花寫照,畫了一張長幅,住了三天回京。”一個字也沒提到曹錕。但是實際上此次齊白石赴保作畫,東道主并非夏午詒,而是曹錕。齊白石經常畫紫藤,數量極多,紫藤與荷花是他最常畫的題材,可能后來他畫的紫藤,就有蓮池書院紫藤寫生的影響。說到蓮池的紫藤,十來年前某次吳占良先生陪我到蓮池賞碑,在北側碑廊下岸邊,有尺許高的殘根,他嘆息說這就是過去有名的紫藤,被砍了太可惜咧!

曹錕賄選總統,事敗下臺,成為二十世紀上半葉最臭名昭著的國家最高領導人之一,這是齊白石在詩文里以及自述里諱言曾與曹錕交往的原因,他只是突出了夏午詒。為了報答夏壽田,他為之刻了多方印章。齊白石也為曹錕刻了大量印章,曹錕所作書畫用印多是齊璜所刻。

齊白石1920年在保定還畫有一幅工筆蒼蠅小畫(1997年中國嘉德拍賣會,尺寸9.7×7cm),題跋分為兩段,全文是:“庚申冬十月正思還家時也,四出都門道經保定,客室有此蠅,三日不去,將欲化矣。老萍不能無情,為存其真。陰歷十月一日晨起,老萍并記。此蠅比蒼蠅少大,善偷食,人至輒飛去,余好殺蒼蠅,而不害此蠅,感其不騷擾人也。十二日又記。”

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愛。日久生情,此為梵典,齊白石老人跋語充滿了愛惜小昆蟲的人情味,文字用典巧妙,是極精彩的文學小品。

廣西美術出版社影印出版的《浮生若寄北京畫院藏齊白石手稿》,收錄了齊白石日記,其中詳細記載了齊白石在1920年那兩年頻繁往返于北京、保定之間的細節,如果只看其自述與題跋,會誤以為夏午詒只邀請他到保定一次住了三天,其他時間是途經保定,其實,齊白石前前后后多次專程到保定,住的時間也遠不是三天。可以說,齊白石在1917年離開湖南老家定居北京賣畫為生后,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是在保定淘到的,可惜他在保定給曹錕作畫、刻印所得潤金具體數額沒有保存下來。按照曹錕當年的權力地位與實力,又有與齊白石同在王闿運門下的師兄弟、曹錕的大秘夏午詒出面張羅,潤金顯然會是異常可觀的。

2019年2月19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