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走势图表|吉林快三走势图预测

齊白石詩集批評札記

2019-01-21 14:18
來源:江陰日報 作者:曹 鵬字號T|T轉發打印

王湘綺


《齊白石文集》 商務印書館出版


十二條屏


讀書時,我有在書頁上勾劃并記下感想或看法的習慣,這些年陸續讀齊白石的幾個版本的詩集,偶有所見或所思,也就寫在空白處,雖然都是只言片字或零星片斷,但是匯總到一起篇幅也已不少。

在中國古典文學研究領域,“批評”的本義就是在某一文學作品上批點評議,格式有點像老師評改作文,最著名的例子如金圣嘆批評才子書系列、李卓吾批評《水滸傳》,就都是批評家在前人經典的書頁上加以批點評議。這種傳統文學批評方法,與《文心雕龍》《詩品》《文賦》等結構完整、自成體系、闡述理性思考的文學理論著述相比,更緊密結合作品,更具體、更切實。我很喜歡傳統文學批評這種形式,2008年工人出版社邀請我評點長篇小說《馬橋詞典》,算是一次比較正式的嘗試。但是,評點《馬橋詞典》我是為了出版而閱讀而評點,并不是真正自發地、隨意地在閱讀過程中偶然興到地評點。

我讀齊白石的這五種版本的詩集并隨手點評,起初只是有感而發,寫下來備忘,供自己個人參考而已,并沒有存心公開發表,是原生態的批評材料,現在把它們整理出來,也是一種梳理與總結,雖卑之無甚高論,可不免敝帚自珍,還望方家哂正。

《齊白石全集》第十卷詩文

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年版


2006年12月購于北京琉璃廠古籍書店。此書作為大八開精裝畫冊《齊白石全集》的一卷出版,也創下了在中國以大八開銅版紙精裝出版詩文集的新紀錄。2006年11月30日晨起讀此書,上午10:30網上說薩達姆可能11:00前被處以絞刑,11:30再上網,則已執行完畢。是日京城大雪彌天。

齊白石是純民間在野的詩人藝術家,沒一點官氣廟堂氣,沒架子。

中國歷史上,得先是詩人、文人才可以當書法家、畫家,詩文有成就其書畫才可觀,否則徒備皮毛,沒有內容靈魂,只有形式,不是藝術。西方學者說藝術是有意味的形式,意味即詩文的核心。只會畫而不通詩文,不是不足,而是立不住。

齊白石讀書遠不夠多,文史功底較薄,所以詩大都不用典,揚長避短。但是他精神飽滿,內心純真,生機勃勃,詩文小品隨起隨落,搖曳多姿。

齊白石學詩已近中年,是以無輕薄氣,很少言情說愁的詩句,質樸老辣。

《劉琢玉初摹仿白石萬梅江岸圖,余書一絕句以成橫卷》跋語:“近代學畫者,三年后即可別圖衣食,不復言畫矣。”一個世紀來美術專業學畫者改行的遠多于堅持畫畫的。

齊白石早期詩時有引用化用古詩成句的例子,非是博學,正為所見不廣,食而未化,中醫所謂“頑谷不化”也。后來擺脫克服了這一習氣。

《齊白石詩選》

北京海淀老齡大學1997年編輯出版


2005年以五元購于北京報國寺地攤。此書雖然不是正式出版物,但由齊白石門人參與主編,并請齊白石四子齊良遲題寫了書名。

齊白石早年詩作多七律,有牽強硬作之嫌,晚年主要是七絕,則信手拈來,如入化境。

《齊白石詩集》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2009年10月19日購于昆明新華圖書城,2010年3月15日掛職結束后從北京首次返回昆明航班途中開卷,終卷于昆明至廣州航班途中。

齊白石未必熟讀了宋詩,可能主要熟讀了放翁耳。

《借山吟館詩草》樊樊山題詞樊樊山此篇固為應酬文章,只說了白石效法金農而已,雖是為白石所作,所言卻以冬心為多。

民國時期文人地位高,而畫家地位低賤,交往不平等。

《竹園圍棋》“笑儂能勝林和靖,除卻能棋糞可擔”句,擔糞入詩為白石本色。

《哭沁園師》之“平生我最輕流俗,得謗由來公獨知。成就聰明總孤負,授書不忘藕花池。”文人士大夫特立獨行已經很難得,而下層勞工尤難不從俗。齊白石之可貴,在于生性與眾不同,所以幾乎早期得不同眾人認同。

齊白石五十歲以前是湖南湘潭鄉下農民,他拜王湘綺為師學詩,勤苦用功,早期詩作盡力模仿城里文人的情調,后來才放開手腳,找到了自己的本色感覺。所以《借山吟館詩草》中的一些作品有很明顯的鄉下詩人努力扮作城里詩人的氣息,還不脫村秀才的腔調。

啟功所說溥儒寫“空唐詩”,即字詞好看,聲調優美,只是沒有獨特個性與實質內容。齊白石早期也未免俗。

詩文表現情思之細密,形諸畫面用心有意,當然就與俗手大不相同。

《作畫戲題》“大葉粗枝世所輕”句,齊白石大寫意畫風自知不見重于世,而我行我素,不是不能工細,是真的喜歡粗放。

《自題詩集五首以補自序之不足》之“廿年絕句三千首”句,齊白石自己說早年寫三千首絕句。勤勞高產,是其性格,其于印章、畫、詩皆然。

《書冬心先生詩集后》“與公真是馬牛風,人道萍翁正學公”句,齊白石不承認詩學金農,而其字曾學金農漆書卻不能不認。

《示兒輩》跋語“長沙正廢城,城上有舊磚可作硯”,拆城之風,民國開端。

第48頁《東風寄京師諸友》一詩,至此才有第一首五言詩。

《望云并序》“一夜夢讀東坡‘死后猶憂伴新鬼’句,感動涕泣,因泣而醒,淚猶盈眶。”

齊白石真性情中人,夢中讀古詩至流淚。

《被銘》淺白無味。

《題陳師曾畫》“君無我不進,我無君則退”句,齊白石言外于陳師曾也有幫助,不是單方面的知遇,而是平等互助。

《慰梅兒》女兒勸阻齊白石訪日。從齊白石詩中可讀出其生活經歷與見聞,有很多細節可寫入《齊白石傳》。

《友人重適呈畫梅》“金農羅聘遜金陽尹和伯名金陽,畫梅空前絕后”金陽當為民國時名家,白石極口稱贊,而今少有人知。

《題畫山水》“一笑前朝諸巨手平鋪細抹死工夫”句齊白石畫花卉用古人大寫意法,遂以之畫山水,自謂獨創。

《齊白石詩文集》

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扉頁題詩門外長河屋后山漸與塵囂少往還行云流水從容過一青一綠又一年2012年4月7日

齊白石1917年6月遷居北京,是五四運動前到北京定居的。

艾青說特別喜歡齊白石的詩,詩人評詩,最有說服力。

《酬故人書題后》跋語:“由長安轉京華,道出漳河,于馬上見淺水微波,露石一角,令人拾之。先以為可以磨刀,宿邯鄲,磨洗之,知銅臺磚也。”路途中發現河中有石頗異,有情趣,有慧眼。

《看梅懷沁園師》“三十年前不識寒,沁園堆雪捏獅看。”常人堆雪人,胡沁園捏成雪獅,可見齊白石跟老師胡沁園當年的風雅興致。

齊白石學藝老實本分,該學的就下死功夫,又自力更生,無人可求,缺錢買材料工具,所以一手包辦詩書畫印。

齊白石題同時代陳師曾、張大千諸人的畫,而前人古畫罕有人求齊白石題跋,足見其名望當年只可題今人畫。

《金拱北畫風雨巖棲鴉圖乞題》金城畫作也求齊白石題,亦證已經足夠有名。

《自嘲》“吳缶廬嘗與吾之友人語曰”云云這些吉光片羽文字記錄了齊白石與書畫界師友交流見聞,足被藝史紀傳之缺,口耳相傳的話語,尤需有心人記錄下來,否則人亡言亡。


《齊白石詩集》

漓江出版社2012年版

齊白石詩向來無注釋本,實際上也無需注釋,基本上不用典故也不化用引用古人文句。

齊白石詩作的標題提到不止一次的畫家人名,粗略統計一下,最多的是胡沁園三首(組)共17首,雪廠(釋瑞光)12首,陳師曾9首,凌直支7首,王雪濤4首,徐悲鴻3首,瞿兌之3首,蕭謙中2首,胡佩衡2首,李苦禪2首,楊泊廬2首,石濤4首。除石濤外,這些就是齊白石在世時朋友圈里互動最多的人。還有一些詩標題中未點明具體人名,但是大體上從上面的統計數字可以判斷關系親疏。

《哭沁園詩》14首,是齊白石所寫組詩中篇幅最長的一例,感情真摯深沉,“入門先問讀書房”一句,生動傳神地刻畫出胡沁園對齊白石這個成年學生寄予莫大期望,以正途引導學生。齊白石詩中對王湘綺雖然恭敬,但沒有那么親近。

《白石詩草二集》“自序”:“晝夜讀書,刻不離手,如渴不離飲,饑不離食”,齊白石刻苦讀書的目的只為作詩需要。所以晚年作詩已經得心應手之后,齊白石便不再用功讀書。早年讀書成就了齊白石,晚年不讀書則限制了齊白石的成就。

《被銘》銘以刻于堅硬質地,被乃軟物,似無法刻。這可能是齊白石模仿金農諸多銘文而未及考慮周全的失誤。

《中秋夜》自注:“凡三月五日及八月十五日多為天畸招往保陽,不在京華也。”齊白石連續三年兩節由北京去保定過。齊白石與夏午怡交情至深,不可無詩,而其詩集中似只此一首,無乃過少乎?更多的詩應當是佚失了。

《追憶》“洗腳上床夕陽紅”句活潑,神來之筆。雖然齊白石一生居住城市的時間遠遠多于鄉村,但是他極少寫城市生活景象,連清末民國流行的北京竹枝詞一路體裁也不寫,一生筆下主要吟詠故鄉景物,田野山水,畫里也是如此。以農家本色語寫鄉間蔬果野菜以及鄉居生活,城里人道不出。

《門人楊泊廬臨余<借山圖>冊十余開,求題記》自注“丁巳春來燕京,友人陳師曾借去月余,還時失其十圖”,齊白石不加評論而實錄其事,陳師曾作為齊白石的朋友并非沒有過失,君子看大處,對小誤會小問題不計較。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